首页 >> 案例分享 >> 正文
张某某人身伤害案辩护词
2016/2/26

辩 护 词

                            ——张某某辩护人提交

尊敬的审判员、人民陪审员:

银川市西夏区法律援助中心受理张某某的法律援助申请,指派我们担任其辩护人,参与本案诉讼活动。辩护人发表以下辩护意见,请予考虑并采纳:

一、对本案的定罪部分:对公诉人指控被告人张某某涉嫌故意伤害罪的定性有异议,张某某应当构成过失致人重伤罪而非故意伤害罪。

刑法意义上的犯罪故意和生活中的故意是截然不同的两码事。

刑法上的犯罪故意是一种基本的责任形式,其由两部分构成:一是认识因素,即认识到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具体到本案中即为造成被害人重伤的结果;二是意志因素,即希望或者放任这种危害结果的发生。两者都是以行为人对其行为造成的结果有预见可能性为前提。

本案中被告人张某某到X售楼部的目的是帮助其弟弟退购房定金,在交涉的过程中,双方发生争吵、相互推搡,双方有互殴行为,在此过程中因售楼部经理即被害人有言语上挑衅行为,被告人比较生气顺手朝被害人脸上打了一拳,不慎打到被害人眼镜上,玻璃眼镜破裂扎伤右眼球导致其眼球破裂,造成重伤二级。 可见双方并无深仇大恨,被告人的行为只是一般的殴打行为,不应把把殴打的故意误认为是伤害的故意,也不存在致对方于重伤的犯罪动机,被告人没有致被害人重伤或者死亡的认识因素和意志因素,因此公诉人指控被告人具有伤害的故意从事实和法律上是明显站不住脚的,不符合我国惩罚犯罪所要求的主客观相统一的原则。

辩护人认为,以追求或放任他人身体损伤结果的心理实施的殴打他人行为,原则上应认定为伤害;出于造成他人肉体暂时性疼痛的心理,殴打他人,不希望或不放任造成他人身体伤害结果的行为,一般是殴打行为。从本案的客观事实来看,本案中被告人和受害人在拉扯中仅打了对方一拳,未使用任何器械,完全是不慎打到被害人眼镜上,玻璃眼镜破裂扎伤右眼球导致重伤结果,被告人实施的是一般殴打行为,造成被害人重伤的结果是被告人包括其他普通人主观上未能预见到的。本案公安机关到达现场后,只做了初步登记就让被告人回去先看伤,也未料到被告人这一拳会致被害人重伤的结果。综上,根据主客观相统一的刑法理论原则,显然被告人张某某的行为在主观方面不符合故意伤害罪的构成要件,对被告人上述犯罪行为应当定过失致人重伤罪。

二、对本案的量刑部分:被告人张某某存在法定和酌定减轻或从轻的情节。

(一)法定量刑情节:被告人张某某有自首情节。

本案案发后,被告人在知道售楼部有人报警的情况下,未逃离现场,在原地等待公安机关前来处理,且抓捕时无拒捕行为,在公安机关到现场后配合调查,在公安机关让其先行回家看伤后第二天主动到公安机关说明情况,并供认犯罪事实。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法发〔201060 )相关规定,即 “明知他人报案而在现场等待,抓捕时无拒捕行为,供认犯罪事实的。应认定为自动投案。且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应认定为自首。

(二)酌定量刑情节。

1、被告人自愿认罪,认罪态度好,有悔罪表现;

2、本案被告人系初犯、偶犯,之前没有受过任何刑事处罚,主观恶性小,犯罪情节轻微,社会危害性小;

3、被害人对本案的发生存在一定过错;

4、案发后,被告人张某某及其家人积极配合被害人治疗,原意积极对受害方作出赔偿。

(三)建议对被告人张某某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并适用缓刑。

本案被告人张某某构成过失致人重伤罪,其法定刑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故量刑上建议对其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同时,本案被告人张某某因过失犯罪,主观恶性较小,悔罪态度好,社会危害性小,被告人家里还有两个孩子需要照顾,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七十二条的规定请合议庭考虑对其适用缓刑。

三、刑事附带民事部分

1、对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主张的医疗费、交通费、住宿费应提供相应票据,被告人垫付部分应予扣除。

本案发生后,被告人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垫付医疗费33894.48元(均有票据证明),交通费3864元(217日北京-银川,三人3840元,票据丢失;北京机场大巴24元,有票),住宿费600元(无票),共计38358.48元。

2、对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主张的误工费、护理费、营养费,被告人愿意对其合法、合理部分给予赔偿。

3、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主张的伤残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缺乏相应法律依据,不应支持。

4、刑事附带民事原告人主张的后续治疗费未实际发生,不应支持。

5、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主张的鉴定费不是必然产生的费用,不应支持。

以上是代理人的代理意见,恳请合议庭考虑并采纳,谢谢!

 

 

 

辩护人:

20151124

 

撰稿人:孙邦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