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文 >> 正文
诊所法律教育的可持续发展及其机制研究
2016/9/21


                                           刘莉(江苏警官学院  法律系  江苏  南京  210012)

[摘 要] 诊所法律教育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如何推进诊所法律教育的可持续发展将是我们在未来十年必需要面临和思考的重要课题,诊所法律教育可持续发展包括诊所教育的持续性、科学性、稳定性,这些正是困扰目前诊所教育的主要因素。对诊所法律教育机制方面的研究将有助于推进诊所法律教育的可持续发展,从自我发展机制和自我约束机制两方面构建诊所教育机制,这些研究对诊所教育理论和诊所教育的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诊所法律教育; 可持续发展; 机制;

 作者简介:

(刘莉(1974-)女,江苏警官学院法律系讲师,法学硕士,从事法理学、婚姻法、法律诊所教学研究

经过十多年的努力,诊所法律教育在中国获得了长足的发展,诊所法律教育的实践者和研究者在十多年的历程中花费了无数的心血和精力。回首、梳理诊所法律教育的成长之路,思考、展望下一个十年的发展,我们认为,如何推进诊所法律教育的可持续发展将是我们在未来十年必需要面临和思考的重要课题,机制的完善是诊所法律教育可持续发展首先应该解决的问题,关于诊所法律教育机制的研究对诊所教育理论和诊所教育的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一、诊所法律教育可持续发展的内涵。

诊所法律教育可持续发展应该包括:

(一)持续性

教育的发展应面向未来,各级各类教育都应当有长远的发展规划和可持续的发展目标,应当纳入整个教育发展战略和终身教育体系中去。[1]诊所法律教育应该成为中国法学教育的一部分,并且是必不可少的部分,只有进入法学教育的体系中,诊所法律教育才能够获得持续的发展,不仅如此,诊所法律教育以学生为主体以学生为核心的教育理念应该成为其持续发展的精髓和生存之本。诊所传授给学生的知识应具有可持续利用的价值,应重在培养学生的分析能力、创新能力、自我教育能力、自我管理能力和适应未来社会的能力,“为学生终身发展奠基”,诊所法律教育育人理念的长远使我们为社会输送的人才具有较高的品格,可以经受社会的考验 ,这是持续性的根本之所在。

(二)科学性

科学性体现为“是否符合客观实际,是否反映出事物的本质和内在规律”[2]诊所教育课程设置和教学方法都应该以科学性为指导,课程设置方面一定要符合客观实际,结合各院校的具体特点设置,教学方法要符合教育的规律,尽管诊所教学方法已很丰富,但在方法使用上应该符合具体教学规律,同时诊所教学方法理论的研究应拓展领域,加强对其他研究领域的借鉴。科学性是诊所法律教育可持续发展的保障。诊所法律教育的基础具有科学性,因为诊所学生不仅具有认识知识的能力和实践知识的要求,而且需要通过诊所法律教育来认识法律的现实性、不确定性和变动性。[3]以科学性的基础为起点,在诊所教育的动态发展中逐步构建科学的体系,这是诊所法律教育可持续发展的保障。

(三)稳定性

诊所法律教育在我国十年的发展历程中,受到最大的困扰就是稳定性,经费投入的不稳定、案源的不稳定、教师的不稳定等等已成为许多院校法律诊所发展的瓶颈。“经费投入的非常规化制约了诊所法律教育的稳定持续发展;体系性地被被边缘化制约了诊所法律教育的推广和普及”[4],目前,稳定性已成为诊所法律教育的“显性”问题摆在我们面前,在诊所教育未来发展中,我们应该积极探索诊所教育稳定性的途径与策略,同时也应该加强宏观方面的研究。对诊所法律教育机制方面的研究将有助于推进诊所法律教育的可持续发展。

二、机制研究对诊所法律教育可持续发展的意义。

“机制”一词最早源于希腊文,原指机器的构造和动作原理。该词最先被生物学和医学领域所使用,接着人们将“机制”一词引入经济学的研究,用“经济机制”一词来表示一定经济机体内,各构成要素之间相互联系和作用的关系及其功能,再后来该词被进一步推广至社会各领域,表现为“一个工作系统的组织或部分之间相互作用的过程和方式”。[5]

相对于法学教育,诊所法律教育是一个微观的教育系统,有其内在的组织结构,各组织结构部分相互作用的过程和方可以被理解为诊所法律教育的机制,因此诊所法律教育机制是一个动态的系统,以法律诊所为组织单位,以教师与学生为运行主体,在各种支持系统的支撑下发挥着作用,创造着价值。

诊所法律教育自2000年引入我国经历了引入阶段、初步发展阶段、深入发展阶段。[6]国内开设诊所课程的学校越来越多,对诊所研究的理论越来越丰富,这些努力都促进了诊所法律教育更加规范化和科学化,但我们缺少对诊所宏观方面的研究包括环境、内部机制、体系以及与其他领域的合作等,诊所教育发展的宏观因素可以为我们诊所法律教育的发展提供一个可预测的前景平台,对这些问题的研究有利于诊所法律教育的系统化。

机制的构建就是规范化的过程,一个成熟的系统总是需要一个成熟的机制的支持,对诊所教育机制组成进行分析并进行科学合理的构建有利于诊所法律教育的规范化和科学化。

三、诊所法律教育机制研究的理论体系

在任何一个系统中,机制都起着基础性的、根本的作用。在理想状态下,有了良好的机制,甚至可以使一个社会系统接近于一个自适应系统——在外部条件发生不确定变化时,能自动地迅速作出反应,调整原定的策略和措施,实现优化目标。正常的生物机体(如人体)就具有这种机制和能力。[7]诊所法律教育在高等教育的大系统中,属于微观系统、隶属于实践教学下面的三级子系统,显然,诊所法律教育作为复杂的社会系统中的一个组织,我们不可能构建出一种机制,使它完全成为一个不需要管理者干预的自适应系统,但在设计法律诊所的发展规划时,应该把机制的构建作为重点来把握,这有助于法律诊所管理的科学和高效,以及增强诊所教学的针对性和适用性,从而促进诊所法律教育的可持续发展。

构建科学合理的诊所运行机制,重要的是做好两个方面的工作:一是诊所法律教育内部机制的构建,二是诊所法律教育外部环境的建设 。

(一)诊所法律教育内部机制组成

一个成熟的诊所法律教育机制犹如一辆在公路上奔跑的性能良好的汽车, 诊所教育的内部运行机制可以分解为两大机制:一个是自我发展机制,一个是自我约束机制。自我发展机制犹如汽车的动力系统,包括发动机、燃料供应与储备等;自我约束机制犹如汽车的拉制系统,包括方向盘、刹车、主(被)动安全系统、报警装置等。笔者认为诊所法律教育的自我发展机制可以由模式、制度、管理机制、投入机制、激励机制五部分组成,约束机制由评估机制、监督机制、风险机制组成,具体见下图 。

(二)法律诊所教育外部环境因素

诊所教育能否安全平稳的发展,除内部机制的性能还要考虑外部环境因素,包括法学高等教育的改革方向、社会的需求、司法环境等等。

三、诊所法律教育内部机制的构建

(一)诊所法律教育自我发展机制的建立

1、模式选择

(1)法律诊所的模式

多元化、特色化的发展模式是我国诊所法律教育的生存根本。经验显示:把受美国影响的课程安排直接移植到中国课堂的环境之下常常被证明是灾难性的,[8]课程设置是诊所法律教育的一个核心问题,体现了诊所法律教育的目标定位和模式选择,涉及到整个诊所法律教育的具体进程。[9]所有开设诊所课程的院校,诊所课程的选择不仅要考虑的法学课程的教学内容还要考虑院校特色和优势以及诊所教师的专长,只有这样才能开出属于自己的诊所课程,才能在以后课程的进行中较为轻松的驾御和展开,例如:清华大学最初的法律诊所是与北京市海淀区消费者权益保护协会共同设立的“调节诊所”,北京大学在法律诊所案件类型中加入了社区服务的项目,较为重视妇女权益的研究,西南政法大学的法律诊所则提出了“服务西部,送法下乡”的口号,武汉大学在原有“社会弱者权利保护中心”的基础上组建诊所,中山大学则充分利用广东外来工集中的优势,开设以劳动法为主的诊所,为以外来工为主的弱势提供免费的法律服务。[10] 可见中国诊所在“本土化”的过程中已经不自觉受地理位置、教师专长、教学目标等因素影响选择了适合自己的发展模式。

(2)课程设置的模式

在各具特色的法律诊所模式中,无疑,诊所教学内容是多样化的,但是否有相关理论或者原则指导诊所教学内容的开展,例如对于某种类型的诊所是否需要该领域相关知识的前置,如少年刑事诊所是否有必要开设青少年犯罪心理的讲座,婚姻家庭诊所因是否加入心理疏导的内容等等,中国法学院的学生与美国的不同,没有对其他学科知识的储备,直接从高中进入大学学习法律,因此,笔者建议在各种类型的诊所课程教学大纲中应该为相关学科知识保留适当的位置。

2、制度建设

制度是维持诊所运作,保障诊所教学的依据。广义上应该包括与诊所法律教育有关的外部制度和内部制度。

(1)外部制度

诊所法律教育是一种域外引进的全新法律教育模式,在许多方面缺少现有制度的认同,如法律援助制度、传统法学教育制度、学生管理制度等等,中国诊所师生的积极探索已经为诊所法律教育的制度化建设积累了必要的经验和奠定了有益的基础,但诊所法律教育的制度化建设仅仅靠这种自下而上的推动是不够的。该项目应当立足于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的双向互动。我国政府、教育主管部门应当正式立项对诊所法律教育进行考察、评估和论证,并会同大学和法学院领导层对诊所法律教育项目制度建设上给予大力支持。因此,建议教育部会同高校、法学院确定该项目在法学教育课程体系中的地位,并设立专项经费,制度化地解决诊所课程的设置、诊所教师的培养、诊所与有关机构的合作、诊所学生的办案费用、诊所行政管理和运作费用等项目建设问题[11]

(2)内部制度

从诊所管理的角度,诊所内部的制度应该包括值班制度、办公用品使用与维护制度、档案管理制度、案件管理制度等。在国外几乎所有的法律诊所都有诊所手册。手册由教师制定,学期开始发给学生。手册一般由四部分组成,第一部分诊所简介,第二部分诊所内部规章制度,第三部分诊所实践教学中使用的表格式样及说明,第四部分注意事项和附则。[12] 目前我国大部分诊所没有建立完善的内部制度;或者制度没有针对性,直接借鉴其他诊所;或者制度虚置,教师、学生对制度并不了解也不遵守。诊所手册的方式是诊所师生了解诊所内部制度的较好选择。

3、管理机制

科学、规范的管理是诊所法律教育可持续发展的保障。诊所法律援助要获得可持续发展,对诊所的管理应该进一步规范化。

(1)应加强诊所法律教育专业委员会的监督管理。诊所法律教育专业委员仅仅定位“学术交流机构”是不够的,从诊所法律教育在中国的发展速度和法律诊所数量的剧增,需要专业指导和监督管理部门,否则快速增长的数量难免导致诊所质量的参差不齐,随之而来的是社会评价的降低,对于尚处于新生事物阶段的诊所法律教育还没有得到社会的完全接受,负面评价过多对诊所法律教育的发展无疑是致命的打击。诊所委员会应当对全国法律诊所资质进行实地或书面的考察,并制定诊所成立的资质标准,对考察合格的颁发证明文件,并承认为诊所会员单位,对诊所会员单位每年的诊所教学和诊所援助情况采取汇报制度,诊所委员会的专业指导、监督管理职能的充分发挥有利于进一步推进全国各法律诊所的规范化建设。

(2)加强对诊所基地的管理与监督,高校法学院往往将诊所基地设在校外的法律援助中心、社区、律师事务所、公证机构、检察院、法院等法律实务部门,法学院的诊所教师与校外指导教师应保持定期的联系,及时了解学生的学习、实践情况并对学生的管理及实践效果作出评定。

(3)加强诊所自身的管理,诊所法律教育的日常工作、内部人事制度、具体操作程序应纳入高校职能部门管理中。同时由高校职能部门出面与政府有关机构建立联系主要是法律援助机构,对于高校内部管理机制问题,应当建立一套分工明确、管理到位、运行科学的管理模式。具体而言,应当制定明确的章程,明确管理职责,制定年度和季度计划,对诊所法律教育工作进行系统的安排。

4、投入机制

投入机制包括资金的投入与人力的投入和物的投入。资金是诊所发展的生命线,因此资金的投入是诊所发展的核心和关键。

(1)资金投入

美国经济学家舒尔茨于1960年系统地阐述了人力资本理论。他认为,接受教育是一种投资。在接受教育的不同阶段,人力资本的收益是不相同的,小学、中学和大学,教育收益呈现递增的趋势。把人接受教育,特别是接受高等教育看成是对人自身的投资,为教育成本的分担提供了理论基础。教育界将教育分为义务教育和非义务教育,高等教育属于非义务教育阶段,并且高等教育是一种准公共物品,具有外部效益性。因此,根据谁受益谁负担的原则,高等教育成本分担的主体应该多元化。[13]诊所法律教育是一种资金密集型的教育模式,在政府资金投入不足的条件下,社会受益者理所当然成为筹集资金的重要渠道。美国诊所法律教育的蓬勃发展就是得益于各种基金会的资助。

我国应该建立以基金制度为主体多元化资金投入模式,诊所法律教育以法律援助作为教学开展的主要方式,作为民间援助的方式目前还未完全获得政府资金的支持。因此,从当前来看,各高等法学院校的法律诊所建立自己的诊所法律教育基金制度非常必要,既可以独立建立诊所法律教育基金,也可以联合建立诊所法律教育基金,还可以委托其他专业机构,比如中国诊所法律教育专业委员会,代行操作。基金只能用于诊所师生日常的法律诊所活动支出与相应的诊所教学中的优秀师生奖励。

以基金制度为主体,多渠道融入资金的模式首先应争取获得各级政府的资持,政府每年在进行法律援助财政预算时,应考虑到对高校法律援助的适当投入;其次要积极争取社会援助资金的融入,如基金会、慈善组织、企业和个人等的赞助、捐助;再者,各高校也应预留部分文科实验基金和大学生实践活动基金投入到诊所法律教育中,以缓解诊所教学和援助的资金压力,充分保障诊所教学和诊所法律援助的可持续发展。

(2)人力的投入

由于法学院本身的教育人才资源较为丰富,法学院的“双师型”教师经过专门培训,可以作为诊所法律教育课程的指导教师,还可以聘请社会上办案经验丰富、专业化水平较高的资深法学专家、法官和律师担任法律诊所的客座教授,充实法律诊所课程的师资力量。

另外,不应忽视的应该为法律诊所配备行政秘书。管理图书室、档案室,安排教学场所、协调教学时间,保持诊所与当地法律界的关系,监督各种制度和规范的贯彻实施,案件材料的归类、复印,大量法律文书的处理工作…除了诊所教师的教学,诊所中的一切事物几乎都与行政秘书有关。[14]如果没有配备行政秘书,对于中国的部分诊所,聘用学生助教将是不错的选择。

(3)物的投入

诊所教育需要一定物的投入,比如为法律诊所提供一个教室,最好是圆桌式的,圆桌式的适合诊所教学,有利于学生的互动和参与以及接待当事人,图书资料保管柜和档案柜也是必不可少的,还应该为法律诊所日常工作配备一定的设备如电话、电脑、摄像机、打印机、复印机、传真机、扫描仪等现代化的办公设备。

5、激励机制

激励机制包括对教师的激励与对学生的激励。

(1)教师激励机制

诊所法律教育教学中,师资队伍建设至关重要。当前较少教师参与诊所法律教育,即使参与也不稳定,中国诊所教师都是兼职,主要原因是受工作量的计算和职称评定因素的影响。因而,学校应针对诊所法律教育的实际,采用科学的工作量计算方法。如中国政法大学正式下文,把诊所法律教育按必修课对待,学生选择该课可以得到5个学分,教师可以计算80个课时的工作量。在职称晋升方面,学校也应采取有别于其他法学教师的标准,以保证法律诊所教师特别是确保专职教师能够正常评定职称。同时,学校应优化教师队伍结构,从取得律师执业证的教师选任法律诊所教师,甚至可以安排部分具有执业律师资质的教师专门从事诊所法律教育,在条件暂不具备的高校,应当更多聘用校外的专职律师、法官、检察官等法律实践工作者,实行校内教师与校外相搭配的模式进行诊所法律教育。

(2)学生激励机制

诊所法律教育以新鲜的教学模式和科学的教育理念吸引了法学院校的学生积极参与诊所学习,但对于进入诊所之后,学生表现出不同的诊所学习价值观,参与的积极性和热情并不都是很高,比如在模拟训练中未必积极投入,在诊所课反馈评论中未必积极参与。因此建立学生激励机制是诊所发展的需要。首先应以证书的形式肯定学生参与了诊所的法律技术培训;并对于表现优秀的学生给予荣誉或适当的物质奖励,建立科学的学生评价体系也是一种激励机制。

(二)诊所法律教育自我约束机制的建立

诊所法律教育的可持续发展迫切呼唤自我约束机制的建立,但我们发现,在理论上除了评估机制,没有对监督机制和风险机制的研究,这无疑是一种遗憾。

1、风险机制

诊所学生在真实案件中学习,接触真实当事人,代理真实的案件,诊所学习以法律援助为学习手段。诊所法律教育发展已近十年的历程,全国从七所法律诊所发展到一百多所,目前还没有诊所师生因为代理援助案件的问题受到投诉或产生纠纷,也没有诊所师生在开展诊所援助时发生意外,诊所教师为了尽可能减少诊所援助的风险,对援助案件都是进行谨慎的筛选,即使如此,合理的风险机制的建立有利于诊所法律教育的开展。

案件纠纷风险应对问题,案件纠纷产生的责任主体认定是风险承担的关键,笔者认为,诊在对真实的当事人开展法律援助中发生非因诊所师生的重大过失产生的损害赔偿责任问题,赔偿责任的义务主体应该是所在院校而不是诊所师生。因为师生开展诊所法律援助的行为是一种教学的实践模式,诊所师生与所在院校之间则主要是一种教育行政关系,学校是法定的教育主体,应该承担主要责任。在诊所援助中,师生安全问题也是重要问题,尤其是学生外出援助,在这里,各诊所应该建立严格的外出援助制度,比如,以小组为单位开展援助、严格往返登记制度、安全自救知识学习,不仅如此,还应该为每一位诊所师生购买保险,减轻意外事件的风险责任。

2、评估机制

建立诊所法律教育课程质量评价体系。诊所法律教育课程不同于传统的法律课程,对于这种没有严格教学大纲的课程是否能算一门真正的课程?教师又如何去评价学生的成绩?这些都需要指导教师以开拓性的思维去面对。诊所法律教育课程的评价方法源于其教学目标,它贯穿于整个诊所教学活动中,应该从人才培养目标、课程设置的合理性与适用性、课程实践的社会效果、教学方式与技巧、学生掌握知识程度的考核等多方面制定出一整套科学、系统而又切实可行的评价体系,使得诊所法律教育真正实现高质量的教育价值和社会价值。具体的评价方式可以是学生自评、学生互评和教师点评相结合。[15]评价教学效果的指标不仅是让学生理解案件的成败,更重要的是考评学生是否在该课程中真正学到了分析和解决问题的思路、方法、技能和知识。

3、监督机制

中国法律教育应该建立自己的监督系统,包括来自诊所法律教育专业委员会的监督、基金会的监督、学院的监督和诊所内部的监督。

监督内容包括教学质量、教师的工作、学生的学习、资金的支配使用等。监督的方式可以是考察、审查、报告、调查等。

首先应该以制度的方式建立监督的职责和监督主体以及监督范围和内容;其次开展监督工作不能形式化,可以不定期监督或者阶段性监督,比如两年一次向委员会汇报诊所法律教育开展情况的汇报制度就是接受委员会的监督;再者监督不能变相化,变相化的监督加剧各诊所定位的负担,不利于诊所教育的发展。

诊所法律教育内部机制的构建离不开外部环境的支持,如高等教育的改革发展方向、社会文化的认同、司法环境的支持等等。随着诊所法律在我国的全面推广,在条件成熟的情况下,教育部应会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协商解决诊所法律教育中的各种实际问题,为诊所法律教育的可持续发展提供支持平台。

特别要说明的是,诊所教育机制的构建不是简单、绝对的,而是纷繁复杂的,受诸多因素的影响,诊所教育机制的构建又是一项长期的工作,也有不断创新的问题,社会环境不断发展,人的认识水平不断提高,现有机制也会随时作出相应的调整。


[1]马佳宏:《教育可持续发展的内涵与对策》,载《教育导刊》2001年4月号第7期,第4页。

[2] 参见百度百科http://baike.baidu.com/view/2950435.htm

[3] 王立民、牟逍媛主编:《诊所法律教育的理论与实务》,法律出版社2009年3月版,第33页。

[4] 黄伟明:《论诊所教育的可持续发展》2009年诊所教育论坛暨年会论文集,第35、36页。

[5] 参见百度百科http://baike.baidu.com/view/79349.htm

[6] 参见同注4,第15~19页。

[7] 参见同注6

[8] Pamela N. Phan 《诊所式法律教育在中国:法治意识与社会正义使命之追求》,载李傲、Pamela N. Phan编:《实践型法律人才的培养诊所式法律教育发经验》,法律出版社2005年6月版,第155页。

[9]甄贞主编:《诊所法律教育在中国》,法律出版社2002年版8月版,第11页。

[10]罗剑雯:《诊所式法律教育之功能分析》,载刘星主编《中山大学法律评论》(第五卷),法律出版社2005年版,第221页。

[11] 蔡彦敏:《诊所法律教育在中国制度化建设中亟待解决的问题》,载《环球法律评论》2005年第3期,第273页。

[12] 参见李傲著:《互动教学法——诊所式法律教育》法律出版社2004年9月版,第27页。

[13]布鲁斯.约翰斯通著,李红桃等译:《高等教育成本分担中的财政与政治》,载《比较教育研究》2002年第1期。

[14] 同注12,第24页。

[15] 参见杨欣欣主编:《法学教育与诊所式教学方法》,法律出版社2002年7月版217~225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