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成果展示 >> 正文
对罪过形成及其和认识错误关系的初探
2017/3/26

工作探索

SURVEY & STUDY

 

对罪过形成及其和认识错误关系的初探

陈宣延

 

罪过的形成(以直接故意犯罪为例)

刑法学中,罪过是犯罪的主观方面,包括两类:故意和过失;四种:直接故意、间接故意、过于自信的过失和疏忽大意的过失。从犯罪学的个体犯罪行为发生机制的角度阐述,笔者认为罪过的形成如下图:


 

1 罪过形成的完美阶段模型——以直接故意犯罪的罪过形成为例

 

     解释如下:犯罪源于需要;在需要的基础上形成模糊的意图,即犯意,犯意说明是什么样的犯罪;在犯意的基础上进一步形成明确的意图,即犯罪动机,犯罪动机说明为什么犯罪;在动机的基础上进一步延伸形成的意图,即犯罪目的,犯罪目的说明怎样犯罪;在目的基础上,意图外化形成犯意表示;在法经济学中,假设犯罪人是理性人,在决意前一般需要进行犯罪成本分析,即犯罪博弈,犯罪博弈说明值不值得实施这项犯罪;如果“值”就进入决意,犯罪决意说明干不干或实不实施这项犯罪;如果“干”或“实施”就形成罪过,这里是直接故意的罪过。

事实上,直接故意罪过的形成是最完美、完整的形成过程。在其他种类的罪过中,如间接故意,也许没有如“犯罪博弈”等;在过失中,没有如“犯意”、“犯罪动机”、“犯罪目的”等。有兴趣的读者可以顺着这个思路,采用完全简单枚举法对其他罪过形态进行归纳。

 

犯意与认识错误的关系

我们知道,只有罪过才是犯罪主观方面,才能是犯罪构成要件之一。但笔者认为犯意对罪过有实质性的影响;进一步说,罪过决定定罪;而犯意决定定什么罪。定罪是静态的,定什么罪是动态的,如在直接故意犯罪的停止形态中:故意杀人是定罪;而故意杀人既遂或未遂是定什么罪,这里不同于量刑,量刑是刑罚的程度,这里是在量刑之前的判断;一般地,推动犯罪实施的犯意在形成之时就已经决定其最终可能会犯什么罪。

在刑法学中,认识错误包括两类:法律的认识错误和事实的认识错误,这里只论述事实认识错误。为便于观察,图示如下:

 

 

2 事实认识错误的情形

 

对行为的认识错误。例如,甲对乙有仇,欲借机杀乙。一天,乙到甲的家中做客,甲误将白糖当做砒霜放到为乙准备的咖啡中,乙喝完后安然回家。在这里,由于甲的犯意是杀乙,静态的犯罪构成要件完备,构成故意杀人;又因为与其犯意相悖,动态地看,是故意杀人未遂。这就是上述所说的:罪过决定定罪,而犯意决定定什么罪;定罪是静态的,定什么罪是动态的。

此外,通过观察上图,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对象的认识错误和行为的认识错误具有“对称性”,进一步抽象改造如下图:

 

3 对象认识错误和行为认识错误的对称性

 

这种对称性也许是因为“对象”和“行为”具有在某一属性上的类似性,抑或,从系统学原理上讲,是由于“系统学二象对偶原理”;这一点还有待机一步探究。

本文只是借助犯罪学,特别是借助“个体犯罪行为发生机制”理论对刑法学中有关罪过和认识错误的尝试性阐释,力求进一步加深人们对这两者的理解。如有不当之处,有望贤者赐教。宣延拜禀。

 


分享到: